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养生食品 > “老派演员”倪大红:当特务科长须“脑洞大”

“老派演员”倪大红:当特务科长须“脑洞大”

时间:2021-05-25 21:18 来源:未知   点击:

  老诚实实做人、脚踏实地做事是他的追求

  “老派演员”倪大红:当特务科长须“脑洞大”

  比拟于“老戏骨”的称呼,倪大红更爱好别人称说他“老派演员”,老老实实做人,踏踏实实做事。这份“老派”也体当初他和张艺谋20多年的情义上。

  正在热映的电影《悬崖之上》是倪大红跟张艺谋导演的第四次合作 ,倪大红说: “我就是很多事件不去做,断定也要等艺谋导演的影片。”让他高兴的是,拍完《悬崖之上》后,张艺谋导演说后面还有配合,所以,这对过错还会连续“有好戏”。

  接到《悬崖之上》邀约

  一秒钟都没多想

  《悬崖之上》是部群戏,倪大红表演狡猾多疑的特务科高科长,问他如果不演高科长还想演谁,他的答案是“还是演高科长”, “我这片绿叶能够衬托于跟伟、张译、秦海璐、刘浩存、朱亚文他们,我感到高科长这个角色发明好了,他们的捐躯会显得很宏大。”

  在拍《悬崖之上》以前,倪大红和张艺谋导演协作了《活着》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和《三枪拍案惊奇》,“我老叫他艺谋大哥,咱们可以说是小20年的友人了,应该是老友了吧。”所以,在接到《悬崖之上》的邀约后,倪大红说自己一秒钟都未几想,直接就允许下来,“很激动,又有机会和艺谋导演零距离接触了。”

  倪大红容许出演时完全不知道这部片子讲的是什么,“我什么都不晓得,只是说有一部影片,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才收到电子版的剧本。这个剧本后来又改了几次,在拍摄现场也是在始终调解,调剂得越来越好。我真是一鼓作气看完电影的,这个高科长是我之前没演过的类型,我也想去冲破一下自己。”

  倪大红揣摩了很久高科长该怎么演:“首先,我得把他归类成是一个人物,他不是一个符号,怎么把他演成一个人,我觉得这个对我来说是最基本的货色。而后,我如何创作得不一样,和其余同类人物不一样,就需要我缓缓去消化这个人物,多看剧本,多去琢磨。”

  高科长是个怎么的人,倪大红用了“脑洞大”来形容,在他看来,特务都是受过专业训练、精挑细选出来的,可能坐在间谍科科长的地位上,更是不个别,“我想他的心田很富强,可能和年事没关系,他的脑洞方面可能更大一些。脑洞大这个词和特务是分不开的,由于他对任何事件、对任何人,有很多主张、良多猜忌,所以,不很大的脑洞,怕是坐不上这个位置。”

  好的表演只可意会不可量化

  作为特务科科长,高科长的一大特点就是疑惑所有,他对身边的人都不释怀,都怀疑是卧底,这在倪大红看来很畸形,身处这个位置,“他没有办法不去怀疑,他可能睡觉的时候,枕头底下就放着一把手枪,或者两把甚至三把手枪,他担心随时会有生命要挟,这种威胁兴许就是来自特务科内部,所以,他方方面面都去怀疑,而且还要有保护自己的方式,才华够生存下来。”

  这种“怀疑”是倪大红表演高科长的基础。他表示,从剧本的文字阶段,到银幕上的视觉形象,这个过渡是一个质变的进程,“比方,文字中说我的心颤了一下,你怎么演我的心颤了一下,我疼爱,你怎么演我心疼,形容词对演员来说,我认为帮助很大,你可以看完文字当前发展假想。然而,咱们创造出来的是一种视觉形象,你如何将这种形容词演出来很难。所以,在表演时,我摒弃了这种文字上的形容词,因为我演不出来,我又不能很夸大地去展示。高科长这个人物决定了他是不留余地的,他的喜怒哀乐是不渴望被外人看出来的,我要是演得稍微夸张一些,可能就被对手捕捉到了,那么高科长的威胁就来了。”

  倪大红和于和伟的对手戏是影片的亮点,倪大红猜疑于和伟,但两人作为“战友”,又在一定程度上有种默契和理解 ,也因此,还浮现了站在敌对营垒的这两个人拥抱的场景。说起两人的对手戏,倪大红称自己是配合于和伟:“我以为他将这个角色实现得非常好,我感到我配合得也挺好。”倪大红说两人常常聊出一些货色,“比如说聊出了一些好细节,但又不去固定它,在现场拍的时候,偏偏又比当时聊的时候更加即兴地往前走了一步。比喻拥抱,是在试完戏后聊的过程中两人切磋出来的。我跟于和伟这种可以说是艺术探讨,或者是两个演员创造人物的状态,可能把另一方给带入进去,这种创作状态太少了,很难得。”

  聊出火花后,倪大红经常一夜都觉得愉快,他觉得这种状况是演员最高境界的一种表示,但至于何为演技,倪大红认为又是说不明白的,“你让我真是把它说明白了,说这道菜里边盐是三克,酱油是五克,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好的表演。”

  提前报名去当张艺谋学生

  在片场,倪大红在监视器旁素来都是站着,而不是坐在导演旁边,可见对导演的尊重。倪大红称自己是有福之人,跟着张艺谋导演拍了四部戏,潜移默化地学到一些做人的情理,“我挺喜欢老派演员这个名称的,比较于老戏骨,我更喜好老派演员,老派演员就代表着本人做人,老老实实做人,兢兢业业做事。”

  对张艺谋导演,倪大红最深的印象就是导演睡觉少,“那时候我跟郭涛都还在拍孟京辉的一个话剧,我们从北京返回到拍摄现场,到剧组凌晨3点多了,导演还在招待所的走廊里边,在那转悠。那时候,演员们时常在一起探讨,说每个人对角色的意识,对全体剧本的意识。导演的屋子也不是很大,两间房的墙上贴满了各种剧本,觉得再贴就得往走廊上贴了。”

  倪大红那时就震惊于张艺谋导演睡觉少,后来他发现那是导演的工作常态,第三次、第四次配合,仍是这样,“我觉得导演对这行都不能用酷爱来形容,得比热爱再往上一些。”

  张艺谋导演曾表现,自己想拍戏拍到85岁,而后去教书。倪大红说:“我得提前报个名,看能不能成为他的一名学生。”

  文/本报记者 肖扬 统筹/满羿 【编辑:陈海峰】

图文阅读